死于心碎

【米英】To greet



CP/USK

想写温柔的阿米^q^


  一股烤焦的味道传入阿尔弗雷德的鼻腔,他睁开眼睛,动了动手臂,怀里的人还在熟睡,并未被惊醒,亚瑟紧紧地闭着眼睛,身子蜷缩成一团,姿势像是尚在母体肚中的小小的婴儿。沙金色的头发胡乱地摊在枕头上,粗粗的眉毛在凌乱的刘海中若隐若现。阿尔弗雷德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理了理对方乱糟糟的发丝,在他光洁的额头落下宠溺而温柔的一吻。

亚瑟因为他的动作,如蝶翼般的金色睫毛轻微地颤动了几下,嘟囔了几个模糊不清的词,温热的气息洒在阿尔弗雷德的胸口,但并没有转醒,反而用被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一些,再一次陷入深眠。阿尔弗雷德看着自己爱人如此可爱的睡相,忍不住又把亲吻落在对方红润的嘴唇上,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尽其可能地不发出一点声响,免得惊扰了尚在睡梦之中的爱人。

 阴雨之后的和煦阳光从窗口缝隙透过来,让卧室充满柔和的光线。

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呢。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走进了厨房。看着被烤得简直跟亚瑟做的司康一样不堪入目的焦黑的面包片,有些懊恼因为自己的贪睡而害得早餐又要迟一些进行,他叹了口气,把那些失败的面包片扔进垃圾桶,又拿出一份新的食材重新做。

鸡蛋放在沸腾的油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渐渐呈现出金黄色,计算着过了合适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将煎蛋捞出来放在盘子里。面包机发出运作完成后的“叮当”声,阿尔弗雷德把烤好的面包片拿出来,准备做成三明治,又根据亚瑟偏清淡的口味,在他的那份里少放了些酱汁。早已热好的燕麦放在桌上冒着氤氲热气。
阿尔弗雷德愉快地哼着不着调的歌,将煎好的鸡蛋和培根以及三明治放在盘子里,还颇有兴致地加了两颗装饰用的小番茄。这些都充分的显示了他今天的好心情。

然后他从橱柜里拿出一盒上好的红茶,这个是不久前亚瑟曾跟他念叨过的很难买到的新品种,一向行动派的他自是立马托人去买以讨自家傲娇恋人欢心。阿尔弗雷德从盒子里取出一部分茶叶,打算给亚瑟泡一杯红茶,因为亚瑟有一起床就喝一杯红茶的习惯。比起三年前第一次给亚瑟泡茶,如今他的泡茶技术要好多了,虽然依旧被亚瑟嫌弃着,但傲娇恋人还是会乖乖喝下的不是吗。

“唔、阿尔……"
身后传来一声模模糊糊的呢喃,阿尔弗雷德闻声转过身,果不其然看见自家恋人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朝自己走来,身上的睡衣还没换,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也是,昨晚上让亚瑟陪自己折腾到很晚才睡,没睡醒也是自然。

“亚蒂,没睡醒吗?如果还想睡的话你可以请假不用工作的。”阿尔弗雷德抱住走上前的傲娇恋人,在对方柔柔的发丝上轻轻啄了一下,伸手抚平因为睡觉而翘起的乱发。
亚瑟环抱住阿尔弗雷德的腰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不用…”

但很快就没了动静。

阿尔弗雷德有些好笑地看着迷迷糊糊地倒在自己怀里的亚瑟,虽然很想就这样保持下去,难得傲娇恋人这次这么黏人,但迫于两人都要去工作的原因他不得不唤醒就着站立的姿势还能入睡的亚瑟:“亚蒂快起来啦,你的衣服还没换哦,再晚一点hero做的早餐就要凉了哦。”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地伸向怀中人软软的脸颊,进行一阵揉捏,然后不出所料地受到了亚瑟在他肚子上的一拳反击。

一阵打闹过后,两个人终于肯乖乖坐上餐桌吃早饭。亚瑟仍然忍不住唠叨:“不是说好了早餐我来做的嘛。”一面说一面优雅地啜了一口白色骨瓷杯里的红茶,当然,是阿尔弗雷德泡的。
“hero看你睡得那么沉就没忍心叫醒你嘛。”阿尔弗雷德嚼着培根含糊不清地说道。“而且hero我可不想被你毒死哦。”
“…你这家伙!”亚瑟听后气结。“我做的饭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
“啊啊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去工作了哦亚瑟!”阿尔弗雷德在亚瑟马上要爆发之际赶紧转移话题。

坐上阿尔弗雷德的玛莎拉蒂跑车时亚瑟依旧气鼓鼓的,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生闷气。只不过在阿尔弗雷德眼中亚瑟就像一只闹脾气的苏.格.兰折耳猫,可爱得紧。



因为两人的工作的地点是不同的,阿尔弗雷德一般都是先把亚瑟送到然后再开到公司的停车场。顺带一提,亚瑟的工作地点就在阿尔弗雷德的公司对面。

“亚蒂。”
阿尔弗雷德突然叫住打算开车门的亚瑟。
“嗯?”
正准备下车的亚瑟刚转过身就被阿尔弗雷德一把拽到他怀里下一秒嘴唇就被另外两片温热温柔而有力地覆盖,对方的舌头趁自己微微张开贝齿的间隙灵活地探入直至口腔深处。灵巧的舌头舔舐着口腔的各个地方。亚瑟甚至感受到了对方熟悉的咖啡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最终放开了亚瑟,看着对方因缺氧而微微泛红的脸颊笑意渐浓,安抚似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Morning,my honey.”

“…Good morning.”

然后阿尔弗雷德如愿以偿地看见自家恋人绯红的脸颊。



-Fin

————————————————————————————
感谢阅读至此的你w

Hello这里是默里请多多指教////////

评论(5)
热度(49)

© Murrey_默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