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心碎

【米英】Drunkeness



CP/USK

Author/默里

暗搓搓地发上来【紧张。这个米,不苏;这个英,很软x。








夜深了。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黑暗深不可邃,只有它在无星的夜空中散发着一圈一圈,淡黄的光晕,像是在指引着迷茫的人。
路灯亮着昏暗的光,树叶在灯下低低垂着,看不清它本来的颜色。偶尔有一辆汽车从路边驶过,尘灰扬起,又落下,那车影已经开远了。

阿尔弗雷德沿着河岸走,四周寂静无声,甚至还能清晰地听到背上的人浅浅的呼噜声。水流缓缓从他脚下淌过,午夜时分的泰晤士河没了白日的热闹欢乐,有的只是温柔的宁静。几些船停泊在河对岸,随着河流起伏,好像人沉睡时的呼吸。

托背上那人的福,这种景象他已经看过不少次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没好气地想,又将有些掉下来的醉鬼向上托了托。

“唔…阿尔弗……”
这一举动倒是把亚瑟给弄醒了,迷迷糊糊叫着恋人的名字。继而顺势撒娇似的蹭了蹭对方的颈脖,弄得阿尔弗雷德有些痒,亚瑟“嘿嘿”地傻笑着:“你来接我了啊。”

“是啊,因为这里有个麻烦的醉鬼没法回家,所以作为hero我就得出场拯救世界了。”
阿尔弗雷德假装有些抱怨的口气,想逗逗喝醉的自家恋人,撒娇的亚瑟实在太可爱。阿尔弗雷德心里不断涌出暖意。

听到这话的亚瑟突然立起身来,不满地捶了下阿尔弗雷德宽厚的肩膀。
“你!你说谁是麻烦鬼啊!”
亚瑟大叫道,砸在肩膀上的力道软绵绵的,一点杀伤力也没有,细长的双腿前后乱摆动着,引得阿尔弗雷德踉跄了几步,两人差点一起摔倒。

“你别乱晃啊,掉下去摔伤了怎么办?”阿尔弗雷德稳住了步伐,捏了捏在自己背上乱动的人的屁股。“再乱动就把你丢在这里哦,麻烦鬼会长。”
阿尔弗雷德威胁似的地说,自家恋人喝醉之后就会像小孩子一样朝他大哭大闹,但也比清醒时要好哄,假装凶一下就会乖乖听话。

听了阿尔弗雷德的话的亚瑟停止了乱动,乖乖地安静下来,盯着对方的后脑勺发呆,似是把他的话当了真。

河水静静流淌,灯光映在河面上变成一层一层透明的涟漪。远处的大本钟敲打出浓厚而深邃的钟音,余声袅袅。微风轻轻吹过,树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亚瑟突然觉得有些冷,缩了缩身子,重新趴回阿尔弗雷德的背,把脸埋在他温暖的肩膀上,鼻息间全是那人身上的柠檬香。
“阿尔弗……”
亚瑟又开始小声地叫他的名字,语气变得有些委屈。
“嗯?怎么了亚蒂?”
阿尔弗雷德温柔地询问道,对于自己恋人前后态度的转变有点反应不过来。上一秒还把自己当出气包一阵拳打脚踢,这一刻气势倒是软了下来,好像是自己受了委屈似的。心想喝醉的亚瑟比他清醒时还要难应付得多,不过意外的坦率可爱。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微笑起来,但下一秒亚瑟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让他的心瞬间变得寒冷。

“我知道的…你毕业之后就要回美.国了”
亚瑟双手紧紧搂住阿尔弗雷德的脖子,像是害怕他随时都会消失似的,就如同一个紧紧护住自己心爱玩具的倔强孩子。

虽然阿尔弗雷德的步伐没停,但亚瑟依然感受到对方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便是了,脑子里全想的是阿尔弗雷德要离开的事情。

离毕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算起来两人已经交往三年多了。随着最初热恋时的激情慢慢褪去,不解与争吵毒棘缠绕上大树般蔓延至整个生活,毒素进入了躯干,毁灭掉所有热情,生活变得令人生厌。

今天也是,忘记了究竟是什么事情所导致的,也许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使他们大吵了起来,稍微的意见不合,埋怨便开始吵闹起来,最后两人在一气之下先后离开了他们共同的寝室。

和往常无异,阿尔弗雷德总是在争吵后的晚上在酒吧找到在酒吧买醉的亚瑟并把他打包回家,但跟以往又不同,以前在路上总免不了一些可爱的意外,比如阿尔弗雷德趁亚瑟不注意时大胆地亲了一口结果让他受惊地差点从背上摔下来,亦或是喝醉的那方突然跳下阿尔弗雷德的背脱下衣服想要在午夜的泰晤士河里游泳,两个人唧唧我我腻腻歪歪地,自然而然就和好了。但这次,亚瑟却是乖乖地呆在背上,没有像以前那样耍酒疯打闹。或许他去买醉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你怎么知道的?”
阿尔弗雷德有些颤抖地问道,明明自己还没有告诉别人才是。

那是老爸发给自己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是让自己毕业后立即回到美国,也许是好给他这个琼斯集团老总的儿子安排工作,但他很清楚,老爸这么做大概是要让自己和亚瑟分开,自己跟亚瑟交往一事只告诉了老妈跟马修,他们表示很支持,但老爸那边他一直都没告诉他,害怕他反对自己和亚瑟相恋而去伤害亚瑟,这种事他没少干过,所以自己对老爸一直隐瞒着,现在怕是知道了。

“谁叫你总把手机落在我这里,还不关。你这个笨蛋!”
亚瑟小声地嘟囔道,说着又泄愤似的狠狠捶了下阿尔弗雷德的肩。
阿尔弗雷德感受到肩头一阵痛,意识到自己恋人是真的生气了:“哦痛!亚蒂是 hero错了还不行吗。”

本来今天就是想跟亚瑟商量这件事的,哪知道今天的争吵将它全然抛在脑后,直到亚瑟嗫嚅着说阿尔弗雷德才想起。而他也忘记了,亚瑟是一个多么心思缜密而多愁善感的人,发生这样的事他肯定会耿耿于怀。



但各自陷入忧愁的两个人此时此刻并没有发现来自琼斯老先生追加的一条“带上亚瑟一起”这样的短信呢。




“别丢下我,阿尔弗雷德。”
亚瑟闷闷地说,揪紧了背着自己那人的衬衫。
“我知道,我就是这样,死板、刻薄,不懂得变通,也不会说讨人喜欢的话,还老是冲你发脾气,不像其他恋人那么温柔善解人意。厨艺也不好,没什么优点,反正我这个人就是糟糕透了……”

阿尔弗雷德静静地听着,亚瑟奚落起自己来毫不留情,甚至比数落别人还厉害,他心里有些不高兴,自己并不喜欢亚瑟这么自怨自艾,就算喝醉也不行。
在他心里,亚瑟是迷人而美好的,他所有的缺点和优点于自己来讲,都是令阿尔弗雷德爱上亚瑟的契机。况且,好不容易才跟亚瑟在一起,自己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开他呢?

“嘿,宝贝,听着,你没什么不好——”

“但是我真的、真的特别喜欢你你——!”
亚瑟拔高了声调,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话,隐约还能听到些许哭腔,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

阿尔弗雷德有些措之不及又有些震惊,就算是以往亚瑟喝醉也不会对他如此表白,大多都是嘀嘀咕咕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亚瑟一直以来都是很渴望被爱护的长年的孤独给他塑造了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外壳,又有谁知道,他的内心远比外表要脆弱许多,若不是阿尔弗雷德闯进了他的生活,或许他仍是那个,在深夜抱着玩偶偷偷哭泣,渴求着被爱的孤单少年吧。

这样的告白,更像是一种乞求,乞求不要被抛弃。

阿尔弗雷德心疼地想,转过脸低头吻了吻头倚在自己肩上那人小麦般金色的乱发,继续补完自己被打断的话。
“亚蒂,你没有什么不好的,相反的,你在我心中绝对是棒极了。你说,我怎么可能把世界一级棒的你丢下独自一人呢?hero当然是要把自己的珍宝牢牢抓紧啊。”

“真的?你不骗我?”
亚瑟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发现阿尔弗雷德也看着自己,蓝眼睛里温柔似海。

“你看hero像是在骗你吗?”

“你真的不会像道格拉斯侯爵的儿子那样?”

阿尔弗雷德看着像个受宠若惊的小垂耳兔一般缠着自己问个不停的亚瑟,无奈地笑着。
“虽然我跟他同名但我可不会做出像他那样的事哦。”
关于亚瑟所说的人物阿尔弗雷德还是知道的,明明是自己抛弃了王尔德还为此精神不振,落得两方都无比狼狈的可怜人。亚瑟不喜欢他,阿尔弗雷德也是。


他亲吻着亚瑟温软的唇瓣,而后宣誓一般地说:

“我一定不会抛弃你的,亚瑟,我保证。”




——Fin.




小番外:

阿尔弗雷德最终在征得亚瑟同意之后把亚瑟也一起带去美.国的家,一开家门就死死揽住亚瑟朝着老爸大吼:“老爸我是绝对不会和亚瑟分手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大不了hero再也不回来了!!”
亚瑟很懵逼,明明先前是决定和两人一起跟琼斯老先生解释说情的,现在这样在家门口宣示主权是怎么回事??
琼斯爸爸也很懵逼,好像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招惹自己儿子的事,现在这样苦大仇深的模样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自己要儿子跟亚瑟分手了??

直到现在两位笨蛋情侣也没有发现琼斯老先生的追加短信呢:)。





———————————————————————

感谢你的阅读w!顺便不知耻地求一下评论:P

这里是默里/////请多多指教!

评论(9)
热度(46)

© Murrey_默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