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心碎

【米英】三则短篇


 
CP/USK
 
Author/默里

这里是重发。
跟之前看过的小伙伴们道个歉ORZ,不知道为什么WPS转过来的排版会这么糟糕,直到今天才发现真的特别特别抱歉;_;


 
 
 
 
 
Umbrella
 
HP
格兰芬多米×斯莱特林英
 
 
 
 
  窗外下起了雨。
 
教室里的同学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了,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的亚瑟收拾收拾了书本,费了好大劲才合上了他那不听话的怪物百科,抱着书本走出了教室,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把魔杖落在了自己的抽屉里。
 
   当亚瑟走到门口时,雨突然下大了,砸在地上啪嗒啪嗒发出好大声响。
亚瑟艰难地一只手抱着厚厚的书本,另一只手伸入口袋准备掏出魔杖,结果却摸了个空。
亚瑟把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摸了一遍之后这个丢三落四的斯莱特林级长才后知后觉自己把魔杖落在了教室里。
 
  回教室去拿?
这个想法刚刚闪过脑海,很快亚瑟就摇摇头,因为斯内普教授是和自己一起出来,他还把门给锁了。
总不可能再去麻烦教授吧。
 
  亚瑟看了看周围,已经没有同学,不可能向对方请求打同一把伞。
好吧,即使有,亚瑟也不一定拉得下面子去请求别人。
 
  亚瑟把书本掩在斗篷下,自己也带上帽子,咬咬牙,准备往前冲时,却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然后他看见某个笨蛋格兰芬多级长正对着自己笑得像个小太阳一样。他魔杖举起,落下的雨水顺着魔力的范围形成了一个足以容下两个人的巨大的伞面。
 
“在等Hero来接?”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笑容下恍恍惚惚地想是不是每个格兰芬多都笑得跟他的恋人一样好看。
 
“你来的太晚啦,笨蛋!”
 
—————————————————
 
 
Drinks
 
 
W学院设定
 
 
 
 
  不知怎的,亚瑟发现阿尔弗雷德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更具体一点,亚瑟发现现在阿尔弗雷德喝咖啡的习惯开始变了,在交往之前,阿尔弗雷德是众所周知的咖啡派,越醇正越苦越好,并且尤其喜欢味道偏苦的蓝山。
 
可现在,阿尔弗雷德开始疯狂地加方糖或者是奶精,搞得整杯咖啡甜得腻人。
 
尤其是他喝完咖啡和自己接吻的时候,整个口腔都充斥着甜味,倒不是亚瑟不喜欢,只是这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喜好所在。
 
 
  “我说,”这种现象连续了好一段时间,学生会长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询问到,“你最近是怎么了?”
 
此时阿尔弗雷德正欲把一杯(不知加了多少奶精的)咖啡灌进口中(天啊那奶精都快溢出来了)。
 
“Ugh?你指什么?”
 
“咖啡。”
亚瑟指了指对方手中的咖啡杯:“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苦咖啡吗?怎么现在加这么多糖?”
 
阿尔弗雷德顺着亚瑟的视线看向咖啡杯,又转而看向亚瑟,末了喝了口咖啡,笑着走进他。
 
  “那是因为弗朗西斯跟我说过,你不喜欢咖啡苦涩的味道。”
 
他捧起亚瑟的脸颊,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让两个人的口腔都弥漫着淡淡的奶甜味。
 
“所以,为了你不在接吻的时候感到难受,hero就只好改变自己的口味啦!”
 
  接着便是让亚瑟脸红心跳的明亮笑容。
 
————————————————————
 
 
Night
 
ABO
Alpha总裁米&Omega作家英
 
 
 
  “亚蒂?”
 
深夜阿尔弗雷德出差回来的时候,发现家中的灯仍然亮着,心下暗想一定是亚瑟又在等自己了。他叹息了一声,换上拖鞋,轻手轻脚地踏进客厅,果不其然看见亚瑟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温暖的橘色灯光洒在睡着的人儿身上,镀上一层柔和的色彩。鼻息浅浅,胸口缓缓地一起一伏,亚瑟将一只手垫在头下,另一只手覆在腹部。他一个人的时候喜欢以这样的姿势入睡,阿尔弗雷德一直都知道。
 
 
  阿尔弗雷德听着亚瑟清缓的呼吸声,伸手轻轻理了理Omega睡乱的头发,正欲将他抱起到卧室好好睡,亚瑟却睁开了他那双美得不像话的眼睛。
 
  “唔,阿尔?你回来啦。”
亚瑟坐起身来!迷迷糊糊地说着,披在身上的毛毯顺势滑落下了肩膀。Omega香甜的信息素若有若无地在空气中弥漫,金发蓝眼的Alpha闻出了信息素里Omega的疲惫。
  “亚瑟,我不是说了吗,如果我回来太晚的话你可以不用等我的,你写作已经够累的了。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会回来的。”
阿尔弗雷德心疼道,将毯子提起来仔仔细细地裹了亚瑟一圈。让他靠进自己的怀里,手指轻轻按摩着Omega腺体周围,好让自己的伴侣放松下来。
 
  Alpha天生就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Omega。
 
 
  “因为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但我想要第一时间、亲自跟你讲。”
亚瑟的双手圈住爱人的脖子,他将脸靠在对方的肩上,鼻息打在Alpha信息素最浓郁的地方,满足地吸着自己的伴侣宛如海洋般的信息素。
 
阿尔弗雷德强壮有力的臂膀穿过亚瑟的膝弯,十分轻松地把他抱起放到卧室柔软的大床上,轻吻着亚瑟的前额:“什么事?”
  “你出差的这几天,我一直感觉有些不舒服,所以去医院做了检查,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
亚瑟故意没把话说完,瞧着阿尔弗雷德的反应,意料之中地看见自己的伴侣一脸担忧的模样。
“怎么样?有没有出什么事?”
阿尔弗雷德顿时脸色煞白,抓着亚瑟的双手一脸紧张的问道,他一直都很忧虑亚瑟在被自己标记之前服用大量抑制剂的副作用。
 
  在阿尔弗雷德继续唠叨之前亚瑟赶紧亲了一下对方的嘴角,暗示自己没事,只不过显然蓝眼睛的美国人仍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茫然地盯着自己的Omega瞧。
 
亚瑟见他这样,脸上扬起一个幸福的笑容:
 
 
  “没什么。只是几个月后我们可能就要多一个小捣蛋了,亲爱的。”
 
 
 ——Fin
 
 
 
 
 
 
 
感谢你的阅读!
 
Hello这里是默里w!
 

评论
热度(20)

© Murrey_默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