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心碎

【米英】Please Listen to MEEE!!



CP/USK


学院米英


校长是罗马爷爷^ν^

—————————————————



“老天,我宣布我失恋了,从现在开始。”
阿尔弗雷德狠狠地把杯子砸在桌上,就好像它就是那个阿尔弗雷德一生中最大的仇人。

“你那搞不定的亚瑟柯克兰又对你怎么了?”
基尔伯特给他倒上一杯可乐。是的,可乐,这该死的校庆晚会居然没有酒,这一点都不合理,考虑到他在英国,并且十九岁了,合法年龄!!

“昨晚是我对他的第三次告白,第三次。我对他说我喜欢你,这句话都快被我嚼烂了,你知道他接下来干了什么了吗?”

“呃,什么?”
老实说基尔伯特一点都不想知道琼斯大少爷的凄苦恋情。但谁叫琼斯是自己的债主呢。

“他居然跟我碰拳,来了句'I love you too,bro'然后倒头就睡!!我费尽千辛万苦跟他同寝他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是的,阿尔弗雷德为了追亚瑟柯克兰动用了所有关系取得跟他同寝的机会。太可怜了,被暗恋(明恋?)对象当成兄弟。

阿尔弗雷德喝下了今天的第七杯可乐,而晚会才开始,不少女巫狼人吸血鬼经过他们然后默默绕开了,可能除了亚瑟柯克兰本人,全校的人都知道琼斯在追求他并且一直都在刷新失败的记录。

基尔伯特因为阿尔弗雷德让那些好看的女孩儿们都绕开他们导致他不能去搭讪这事想踹他一脚,难得他精心打扮成恶魔好在这场化妆舞会上大展身手。

“嘿,兄弟。鉴于你目前还穿着美队的制服,如果你还是他的粉丝的话就停止你现在的行为好吗,像个英雄一样!”
上帝!他只想去搭讪!

阿尔弗雷德听到基尔伯特捏着嗓子模仿美音,说得乱七八糟的,为什么亚瑟柯克兰说美音就惟妙惟肖的呢。

“你说,他真的是gay吗?万一我他妈一直追的是个直男怎么办?”

“这点我向你保证,”基尔伯特说到,“亚瑟柯克兰从十二岁开始就没错过伦敦的同性恋游行,他为了出柜甚至把他二哥的手给打骨折了,柯克兰家打起人来都不留情面的。”

“但是,”基尔伯特又说到,“粗眉毛的恋爱经历是零蛋,所以他情商低一点你也得理解。”

“我对他整整告白了三次,三次!正常人能这样吗?我早该想到的,或许他根本就不喜欢我!这样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阿尔弗雷德又一次砸杯子,这次杯子底部有了裂痕,咔吧咔吧地,阿尔弗雷德想这大概就是他破碎的心。

“喂你冷静一……”

“我不会再喜欢亚瑟柯克兰了!!!”
阿尔弗雷德吼出来的时候周围好死不死地安静下来,这该死的是什么定律吗?全场都能听到他的话。

周围的人愣愣地看着他,接着又倒抽一口凉气,好像这消息跟一颗中子星要碰撞地球是同一类型似的。阿尔弗雷德没管这么多,他现在急需要一个人呆会儿,去祭奠他那还没开始就失败的恋爱,唯一能陪在他身边的不是酒就是一大箱可乐,他不指望亚瑟柯克兰了。

然后阿尔弗雷德跑出去了。活像个被甩的女孩子,琼斯大少爷在感情方面真是纯情得跟青春电影似的,基尔伯特这么想的时候往大门一望,他一望就望到了那个让琼斯大少爷伤心的粗眉毛,以及他身上那令人想入非非的女款夏季校服,还是全套的那种。


怎么办,现在是该打电话叫阿尔弗雷德回来吗?




阿尔弗雷德现在在空无一人的体育馆前解决他的不知道第多少罐的可乐,准备把自己腻死在可乐里,指不定他今晚就可乐中毒而死。

所以说他为什么会喜欢亚瑟柯克兰呢?这家伙根本分不清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能让人高兴点的是他至少能分清漫威和DC;还有就是那种嘴上不说表面冷淡实际上可关心人了的性格让他觉得很可爱;长得也好看符合他的口味,粗眉毛虽然挺喜感的但也算是个加分项;擅长泡茶刺绣,做事认真严谨,厨艺不行但谁管这事?唱歌好听还玩过朋克当过不良让他觉得这人又可爱又帅气。


除此之外亚瑟柯克兰还有什么讨他阿尔弗雷德喜欢的?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嗝,好吧,他已经喝不下了。
阿尔弗雷德还想继续坐在台阶上思考人生,但手机嗡嗡嗡地震个不停,他拿出来,哦,基尔伯特,他摁下挂机键,用手捂住脸,他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喝了两小时的可乐,在空旷的,寂寞的,关门的体育馆前。

很明显基尔伯特并没有就此罢休,手机很快再次响起来,像晚上在你床上飞来飞去的蚊子。 老天,为什么这个人连个让他独自黯然伤神的时间都不给他?

“喂!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没在酒吧醉死了?”
电话那头吵吵闹闹的,隐约听到有人在嘶吼着嗓子唱歌。

“我在体育馆……大概喝了一箱的可乐。”
他看了看垃圾桶里数量可观的可乐瓶。

“很好!那你现在能来宴会厅吗?”

“我记得晚会不是在半小时前就结束了……?”

“……眉毛喝醉啦!你快来接他回去。”

“我现在不想见到他。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老实说,他还没见过喝醉的亚瑟柯克兰,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别管这些,谁叫你跟他一个寝呢,喝醉的眉毛可是颗核弹!他会把学校都炸掉的!你得来解救我们,像个英雄一样!!!”
基尔伯特最后是吼出来的,看来他也醉得差不多了。

“……好吧,我来了。”
阿尔弗雷德挂掉电话,该死的基尔伯特,他的耳膜好痛。



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穿裙子的亚瑟柯克兰正在舞台上唱……那是“American idiot”吗?
还有台下给他鼓掌的基尔伯特和已经把衣服脱了大半的弗朗西斯。安东尼奥正把一个番茄往他脸上糊,在地上躺尸的瓦尔加斯兄弟,以及把脸埋进椅子里的几个人他根本不想去猜测他们是谁。

“看哪!我们的主角来啦!”
基尔伯特大笑道,同时踢翻了他脚边的酒瓶。

“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也猜得出来了,一群乱来的欧洲人。

“如你所见,”弗朗西斯搭上他的肩,“这是我们少数人的狂欢——我从寝室里带了些酒。”

“还有校长办公室里的那些!”基尔伯特开心地补充。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你快把柯克兰接走吧,”满脸是番茄汁的安东尼奥出现在他们身后,“俺已经受不了这粗眉毛唱歌了——还有,你们有看见俺的番茄吗?它不在了!”

“你伸舌头舔舔的话就会发现它在你脸上。”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没人在意的白眼,正在想如何把他的恋爱对象给接回去时,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已经合伙把他给拽了下来往他怀里扔,一路把他们推出宴会厅,最后砰地一下关上了大门。


“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
德国人和法国人最后说到。



现在阿尔弗雷德很不好。
英国人在他怀里哼唧,而他正好搂着他那窄细的腰,手再放低一点的话他就能摸到英国人的臀部。

阿尔弗雷德·琼斯你冷静一点!!!

他松开了亚瑟柯克兰,眼前的英国人的确是一幅美妙的风景,女式的校服裙于他来说长度只堪堪没过大腿中部,穿着学校的短袜,脚上套着精致的小皮鞋,还有一大截白皙的腿部在他眼前晃荡。英国人比他想象中更有魅力,而且这魅力还是无意识的,你以为他这是在诱惑你,可人家根本就没那么想。这样的事他在亚瑟柯克兰身上经历了可不止一次。


“亚瑟?醒一醒,我们回去了。”
阿尔弗雷德告戒自己要冷静要理智,这家伙不喜欢自己。他轻拍英国人的双颊,亚瑟柯克兰潮红的脸和迷离的眼神无疑对他又是一击暴击。


“唔、你是谁啊?”亚瑟嘟囔道。
好吧,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连他都不认识了。

英国人这副样子让他禁不住想开玩笑:“我是Cap,Captain America,我是接你回去的。”

“我不跟你走。”
亚瑟摇着头推开了他,力气还挺大。

“为什么?”

“你不是阿尔弗雷德,我只要那个笨蛋来接我。他不来我就自己回去。滚开,我管你是什么队长。”
他说着朝他打了个味道浓厚的酒嗝,摇摇晃晃地推开阿尔弗雷德偏要自己下台阶。


“诶,你小心啊。”
在亚瑟柯克兰即将摔倒之际,阿尔弗雷德一把拉住他把他拉进怀里,那条轻飘飘的短裙出人意料地随风扬起,讲道理扬起的高度一点也不符合物理学,紧接着他看到英国人的裙下——居然他妈的是蕾丝三角!!

“放开我,嗝。不然我会给你记过的!”
亚瑟发现这次他推不开这个紧抱着他的陌生人了。

“好啦好啦。”
阿尔弗雷德牵制住在他怀里乱动的亚瑟:“我就是阿尔弗雷德,亚瑟。”

“你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抬脸一本正经地看着他,这个醉鬼估计也看不出什么。

“你为什么在这儿啊?你现在难道不应该准备搬寝室吗?”

“啊?搬什么寝室?”
这下阿尔弗雷德摸不着头脑了。

“你自己说的啊,你不喜欢我了打算走了,离开我这个坏脾气的学生会长了。”
说着说着亚瑟竟然抽噎了起来。

“我没有说啊,你别哭啊亚瑟!”
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亚瑟哭了?还有该死的基尔伯特添油加醋些了什么!

“好啦我背你回去,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亚瑟温顺地趴到阿尔弗雷德的背上,两条腿缠上他的腰,在他背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就不再乱动了。

阿尔弗雷德咽了咽口水,手掌所触及的皮肤细腻柔软,让人忍不住想捏一把。但阿尔弗雷德凭自己良好的自制力忍住了。他可不想在亚瑟伤心的时候吃他的豆腐,这会让他很愧疚的。

他心情颇为愉悦地背着亚瑟走在深夜无人的学校里,背上的人时不时动一下,打个酒嗝。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亚瑟喝醉的样子,也是第一次跟他像这样如此亲密的接触。说到底之前那些不过是些气话,他还是喜欢亚瑟柯克兰这个人。

“那个,阿尔弗雷德……?”
亚瑟开口了,也不知道在犹豫什么。不过听上去他酒大概醒了。

“怎么了亚瑟?”

“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他们都在说,说阿尔弗雷德·琼斯放弃追求亚瑟·柯克兰。”
语气失落得像是被雨淋湿的小动物。

“假的!没收到你的答复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亚瑟喝醉的原因不会是这个吧?如果真是的话那他真想扇三小时前的自己两巴掌,谁叫他让亚瑟伤心了!

“真的?”

“真的!”

“那我也喜欢你。还有,嗯,就是对不起……”

阿尔弗雷德停下来转头看他,他刚刚说了什么?是喜欢吗!真的假的?!他觉得脑子里已经是一团浆糊了:“呃,对不起什么?”

“就,就是告白的那个事啊,我一直都是想答复你的。”
亚瑟不知怎的突然害羞了,把脸埋下去留给阿尔弗雷德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第一次我都写好回信了的。”

“那我怎么没收到?”

“因为…我把它拿回去了,英勇的柯克兰家族的人可不能这么敷衍地回复别人的表白!”

“你是害羞了吗?”

“我没有!”

“好吧好吧,”阿尔弗雷德笑起来,“那第二次呢?”

亚瑟晃起腿对阿尔弗雷德踢了一脚,气呼呼地说道:
“第二次我不是请你看电影吗,然后你居然看哭了,这叫我怎么回复你。还害我安慰你了大半夜。”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亚瑟说的应该是他请他去看复联3的那次,不过他真没把那当成是告白:
“嘿,要我说的话你不也很伤心吗?不过那次的确是怪我啦。”

“哼,知道就好。”


阿尔弗雷德重新迈开脚步,说道:
“不过昨晚你的确让我很受伤,感觉你好像把我当兄弟。”

“嗯?昨天你说了什么?”
亚瑟把脸凑上前去,呼吸轻轻拍打着阿尔弗雷德的耳边,让他红了耳根。

“我说了第三次我喜欢你,不过你大概没听进去。”

“昨天我太累了只想睡觉…对不起。”

“没关系啦,”阿尔弗雷德碰了碰亚瑟的额头,“只要你能回复我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不过啊,说个“me too”对你来说就这么难吗?”

“不行!这一点都不符合柯克兰家的传统。”
亚瑟柯克兰义正严辞地说道。

“柯克兰家的传统是害羞吗?”

“才不是!”


阿尔弗雷德大笑起来,今年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开心的事情发生了。

“笑什么啊,蠢蛋。”
亚瑟嘟嘟囔囔地缩回美国人温暖的背上,小腿轻轻地前后摇晃。

“还有一件事,阿尔弗雷德。”

“怎么了,亚瑟?”阿尔弗雷德愉快地问道。


他等了等,然后听见亚瑟柯克兰淡定的声音:

“这身衣服是穿给你看的。”

英国人如此说道。





“WHAAAT ?!!”




-END




—————————————————

感谢阅读ww


这里是终于能从学校里出来的默里【趴

评论(6)
热度(72)

© Murrey_默里 | Powered by LOFTER